【服役】教召歸來有感Ⅰ

在好久以前的3/16-20這五天到金六結參加傳說中的教育召集,在去之前就已經收集了許多相關的資料。包括:該帶什麼、教召都在作些什麼、心態要如何調適等….算是作足了功課。

雖然知道教召不可能跟新訓一樣讓人神經緊張,但是3/15那天晚上還是跟服役時要收假的前一天晚上一樣心情很差,那一年八個月不是很愉快的回憶又通通湧上心頭。

(值星班長:新兵戰士!立正時不會夾緊嗎?)

3/16第一天

本來計畫從頭城搭10:20的區間車去,但不知道為什麼剛好搭上前一班10:06,我明明已經走得非常非常慢了,甚至還去便利商店買了筆(但事後證明部隊會發筆,根本不用買)

上車後就有一股非常陽剛且咒怨的氣息席捲而來,車廂裡大概有99.99999%都是背著大包包一臉哀傷的男子漢,而且每個男子漢在四目交接的時候都還會瞬間心領神會嘴角上揚ㄎㄎ一笑。

出火車站後就跟該死的參加新訓時的竹南火車站一樣滿坑滿谷的都是人,站在收票口外的金六結引導阿兵哥連問都沒問就直接說:「教召伙伴請往前走,外面有大巴會載你們進營區。」很好,大家都擺臭臉擺得非常的明顯….

而就在大巴播的《法克這個人》音樂中抵達營區,司機完全咬中了我們的甜蜜點。(強烈建議邊播放這首歌邊閱讀文章)

下車後是一連串的報到、驗證、拿資料、拿裝備、認寢室置物櫃(國軍作這種事非常有經驗)。同樣是髒髒搖搖欲墜的床、髒髒的廁所、熟悉的陸軍迷彩服、臭臭的鋼盔。

goback01

唯一跟新訓不同的是每個班長都對你超級客氣的「這位伙伴請問你的號碼…」「這位伙伴我們請往下一站前進…」「這位伙伴…..」

(部隊會送你一隻藍筆、兩件白內褲、兩雙黑襪、兩件短袖白內衣、一條白毛巾。大家可以斟酌帶衣服,不要跟我一樣帶一大堆一看就知道是第一次來教召。)

中餐大家很安靜的在中山室吃伙房準備的便當(讓我想到新訓第一天的晚餐也是大家很哀怨的在寢室吃。)下午部隊就全副武裝(對!沒錯!就是鋼盔+S腰帶+鐵水壺+小板凳+一把65K2+一罐打滿水的1000CC保特瓶礦泉水)先帶去五查(往後的第2、3、4天每天早上中午各查一次外加原地踏步唱歌答數!有沒有那麼像新訓啊!)

goback02

之後被帶去司令台前聽因為麥克風喇叭太爛而完全不知道她在講什麼的軍法教育,再帶去上地形地物利用與野戰構工!還發考試卷考試!到底是誰說教召很輕鬆的啊?到底是誰說教召可以帶小說來看的啊?害我怕一本不夠還帶了四本……

除了第一站的教官不是很上道答案用念的之外,之後的教官都會把答案就寫在白板上給大家抄,寫完大家想各自發呆聊天的時候時間也差不多要吃晚餐了。對了,每堂課教官還會點名,而且是一個一個慢慢點。我們一個連就166人,通常點完教官就會說:「喔~沒辦法,照規定我們就是要這樣點名,你們又比較晚到拖了一點時間,剩五分鐘下課那我就不上了……..」

晚餐吃什麼我已經忘了,反正部隊就是那幾樣菜在換來換去。不一樣的點在於不用自己打飯,通通已經幫你盛好飯菜在桌上,進去大家就開始吃,也不用等班長喊開動上餐廳下餐廳甚至不用等營長。而相同的是餐盤要走到兩百公尺外的洗手台自己洗再走回來放……

吃完晚餐等集合的時間大家都不知道要幹嘛,以前菜比巴的時候要急著排隊打電話整內務背準則總有一堆忙不完的事,這幾天吃完晚餐後就很悠閒,有的人甚至連蚊帳都先掛好準備睡覺了。

晚上七點集合時值星士官長說明天要軍歌比賽,今天晚上要先練習。隊伍裡面馬上哀嚎聲四起「不要開玩笑了啦!」「一定要這樣玩老兵嗎?」

士官長:「今天我們先練習,等等我們分三個區塊分批唱,唱得好的我們就帶隊去萊爾富買東西(金六結營區裡面有一間萊爾富,那是裡面唯一跟文明世界的空氣類似的地方)」

「哩賣鬧阿,星期五我們就退伍要去哪裡就去哪,你當我們是新兵喔」雖然馬上有人吐嘈,不過還是有多數的弟兄配合唱完多達九次的英雄好漢在一班,順利的在七點五十分解散去洗澡。

說到洗澡,一營的廁所浴室簡直就是奪魂鋸裡的布景

goback03

沒地方掛衣服,布簾也都破破爛爛的,牆壁整個剝落有血跡我也不會覺得奇怪。四個晚上都只想趕快沖一沖就閃人,回家再洗乾淨一點。對了還有睡覺前還來一次晚點名,很HIGH,完全就是新訓的模式。最後十點不到就趕你上床睡覺,可是家裡的床睡習慣了,突然在左右兩邊不到30公分的地方有兩個陌生人躺著,而這兩個陌生人分別在十分鐘十五分鐘後就發出引擎聲,加上蓋了棉被太熱不蓋又太冷的情況下,雖然很早躺著但是我完全就是失眠啊!!!!!!

goback04

( 圖片與文字不符,好像寫太多了,剩下的明天一次寫完吧XD~)

 

Author: 洨記者

A PoloNews a day,Keeps the doctor away。

Share This Post On
  • morladoyle

    回來之後有感受到自由的可貴吧,呵呵。

    • 波蘿日報

      喔天啊~出來的第一個晚上洗澡洗得特別乾淨,甚至還多洗一次呢

  • 北極LINE熊

    蛤? 現在金六結有萊爾富喔,我當兵那時候只有營站耶!!!! 而且在久久無法見到外面的粉脂後,感覺營站阿姨越來越漂亮,可惡想…….把他女兒XDDDD

    • 波蘿日報

      糟了糟了~你醒醒啊!!!(搖肩膀)

  • 葉梓杰

    叫我這個教召3次+點召1次的人該說什麼好…..

    • 波蘿日報

      你也集滿四次,可以安心過日子了啊

  • Lin Mulder

    我是當完兵後才讀研究所,當初以為可以完全閃避,因為教招令來的時候我在唸書只來一次.沒想到後來在八年免召前還是去了兩次.兩次都是枋寮(因為新營沒有類似的場地),一出枋寮車站,有去過的會知道路很寬,沒車也沒啥人,太陽很大微風,我看見報紙就這樣被吹到半空中有一種蕭索的感覺.過程大同小異,除了遊覽車,我們是坐軍車進去,幹意滿點.有某連某晚到處借廁所,遽聞是吃壞肚子,第一次去有冷氣,只能開兩小時,11月屏東依然大太陽,隔天起來有將近半數感冒.某班兵爸爸特愛那種軍方發的四角內褲,某個八大行業夥伴利用孝子的名義就搜刮全連,解召當天衛兵發現該名夥伴車廂後方放了將近百件內褲差點不給放行.
    只能說當下又幹又好玩,回來回憶不少就是,畢竟工作後難得有完全不用腦可以領錢的戰鬥營可以紓解一下也不錯

    • 波蘿日報

      近百件……….這應該是軍用品店進來批貨的吧

  • 我應該畢業了,聽說退伍八年內只會教召四次,我已經兩次囉,今年剛好是最後一年。
    第一次去超爽,帶了幾本小說,在五天內全部看完,後來不知政策怎麼調整,變超硬!
    沒什麼事也要在樹蔭下躲太陽,照表操課,晚上十點才能進寢室…
    不過,倒是另一個能讓男人嘴炮的回憶囉~
    ——————————
    @ 胎哥阿寶!吃寶沒~

    • 波蘿日報

      最累的還是那些志願役士官兵吧XDDD

      • Lin Mulder

        其實有些可能是義務役,當兵連上有遇過要支援,因為可以回本島,羨慕的要死。學弟回來才知道超累,安官站不完,惟一爽的就是想偷雞跟著回台灣支援的雞巴連長也站安官。
        “這輩子看上尉當安官,這輩子都值得了”學弟如是說道

      • 去到裡面,代號都變「學長」~
        連一顆泡的少校都對我們說:「各位學長麻煩配合一下~」
        聽了有點小爽~
        ——————————
        @ 胎哥阿寶!吃寶沒~

  • 路狼甲

    有正咩就該推 XD